荣梓杉:小小少年在长高 但愿永远这样好

2021年05月12日09:29

来源:大河网

  2018年,荣梓杉12岁,他拍电影《秘密访客》时身高比妈妈矮一点,电影杀青时长到了1米61,比妈妈高一点点。2021年5月1日,《秘密访客》上映,荣梓杉15岁了,已经长到了1米82。荣梓杉的身高甚至一度上了热搜。而荣梓杉的名气也如同他的身高,有着“风一样的速度”,“涨势喜人”,凭借去年大热剧《隐秘的角落》,荣梓杉已成为炙手可热的演员。《秘密访客》导演陈正道表示,三年前与荣梓杉合作时,已经觉得他有一天会爆,“只是没想到爆得这么快。”

  15岁的荣梓杉是个阳光少年,言谈间仍有着浓郁的孩子气,但是听他谈表演,谈角色,你会暗中感叹,原来也是个“老演员”了啊。

  眼睛有灵气 年纪不大入戏很快

  荣梓杉的首部电影是贾樟柯导演的《山河故人》,由此大银幕出道,贾樟柯赞其很有灵气:“他眼神中闪烁的灵气和纯朴,打动了我。这个孩子很有灵性,从小就很认真,很注重积累,也懂得感恩。”

  2018年上映的电影《西小河的夏天》中,荣梓杉饰演10岁的顾晓阳,导演周全称赞荣梓杉是顾晓阳的不二人选,“在投来资料的2000个小朋友中,荣梓杉是最适合顾晓阳这个角色的,他有着一双清澈的眼眸。他既有南方小孩温和的气质,眉眼间又透出一股倔强,和角色十分吻合。”

  《秘密访客》拍摄于2018年,荣梓杉在其中扮演弟弟汪楚祺,荣梓杉讲述说是《秘密访客》的选角导演找到他,“我试了两回戏,然后去北京和子枫姐对戏,对完戏后就去韩国拍了。”

  当时的荣梓杉尚未接演《隐秘的角落》,谈及何以选中荣梓杉,导演陈正道介绍说,当时剧组为弟弟这个角色进行大量的海选,“经历了漫长的选角之后,有一天负责选演员的副导演跟我说,可以试镜了。我说‘先给我资料,哪三个或者哪五个’,他就传了一个荣梓杉的视频、以往作品跟资料,我说看上去外形不错,还有别的候选者吗?副导演说‘没有了,第二名离他太远了,直接看他,我有把握’。”

  《秘密访客》中的家充满着令人汗毛直立的不安。一家四口与秘密访客之间充满了相互制衡的诡异感。“父亲”郭富城庄严肃穆,维持着这个家的表面和谐和“完美”。“访客”段奕宏在“父亲”郭富城面前惶恐不安,而一系列怪事也接连发生,车祸、威胁,以及那双看不见的眼睛随时观察着这个家庭。“姐姐”张子枫眼神冰冷态度冷漠,心事重重似有许多难言之隐。“弟弟”荣梓杉则小心翼翼,观察着每一个家庭成员的一举一动。影片故事对于年幼的荣梓杉来说,显然不是很好理解,陈正道说自己当时有些忐忑,担心荣梓杉能否进入角色,但是荣梓杉和郭富城的一场戏让陈正道放下心来。那是吃饭时的一场戏,郭富城喂荣梓杉吃虾,这个喂食的举动是郭富城即兴加进去的,陈正道觉得特别满意,“郭先生说我看到荣梓杉那张脸就特别想喂他,他说他合作过很多很好的演员,上一次让他觉得对戏的时候有这么真实表演的感觉,是《父子》里面演他儿子的那个孩子。”

  《秘密访客》是部心理惊悚电影,为了让荣梓杉害怕,剧组人员会在现场吓唬他,荣梓杉笑说自己带着恐惧拍完影片的。但是陈正道说:“奇特的是,让他演哭戏,我跟他说你想想如果养的狗狗死掉心里会怎样等等,这些对荣梓杉都没有用,我直接跟他说荣梓杉你被一群有钱小孩欺负惯了,后来你被收养了,你成为曾经欺负你的那些人,如果离开这个家,你会继续被欺负,你要吗?刚讲完他就开始哗啦哗啦地哭。你照剧本角色讲给他听,他反而很入戏,所以,我觉得他有一天会爆,只是没想到爆得这么快,《秘密访客》还没上映,他就爆了。”

  拍《秘密访客》的经验有助于拍摄《隐秘的角落》

  现在回望三年前拍的《秘密访客》,荣梓杉表示,看片前预想过自己演得不是特别好,“看了之后觉得比我想象中要好一些,但我现在可能比那时候演得更好。我觉得人都是要进步的嘛,所以不需要有遗憾,就一步一步地来,一步一步地进步就好。”

  问及《秘密访客》中的弟弟和《隐秘的角落》中的朱朝阳有什么相同点,荣梓杉认为这两个角色基调是一样的,都比较阴郁,而且他们都是学霸,在学校里都被欺凌过,都比较可怜,他们一开始都是比较单纯的人,但是都被逼无奈改变了自己。两人的不同之处是朱朝阳会隐瞒很多事情,因为他想解决完所有的事情重新开始;而楚祺却不希望重新开始,他希望一直活在这个家里面。“《秘密访客》是我第一次接触比较阴郁的角色,开机之前,我和导演、演员也会围读,做了很多准备工作,这部电影也让我有了经验,之后去拍了《隐秘的角落》。希望这两部作品都能被大家记在心里面。”

  《秘密访客》里也有《隐秘的角落》中扮演普普的王圣迪,聊起两人的合作,荣梓杉笑说《秘密访客》杀青后,他们去青岛补拍,那是他第一次见到王圣迪,当时小朋友很多,但是王圣迪是最瞩目的一个,“因为她特别活泼,特别可爱,过了三四个月,我去《隐秘的角落》试戏,她就一直盯着我看,我没有认出她来,她就说你不记得我了吗?我觉得有点眼熟,她就说,我是你们班的班长,我是路路。《隐秘的角落》拍到一半的时候,我和她一起去补拍《秘密访客》两次,我们在一起的时候,她都是在聊她的玩具,《秘密访客》中她演的是我的同龄人,在《隐秘的角落》中她演的是我妹妹,但是以现在的身高,我感觉能演她爸爸了。”

  害怕拍感情爆发的戏

  虽然年龄很小,但是荣梓杉的演技却是有目共睹,荣梓杉感谢与他合作过《西小河的夏天》和《隐秘的角落》两部作品的张颂文:“我表演上的知识是张颂文老师教我的,他本身也是表演老师,很愿意教授一些表演上的理论和知识,帮助了我很多。子枫姐、段奕宏老师、郭富城老师、许玮甯老师,我都是从观察者的角度去学习。”

  荣梓杉说拍《秘密访客》时陈正道导演给他讲电影、电视剧和话剧这三个种类的表演是不一样的。“电影是在特别大的银幕上被观众看到,就不能按照话剧的方式来表演,因为有的话剧观众坐在很后面的位置,你需要一些比较大的肢体动作来表现你的状态,电视剧动作又会收一点。但是电影在那么大的一个银幕里面,可能呈现的就只是你的一个脸的近景,你不可能说是按照话剧的方式来表演,这种一般就会用眼神和细微的动作来演。就像段奕宏老师在戏里饰演的于困樵,全景的时候他是一个状态,当拍他近景脸部特写的时候,他又是另一种状态。我在没戏的时候也会去现场学习,我觉得段奕宏老师是一位特别有实力的演员,我在这部电影里学习到了非常多的东西,不仅是跟导演,跟对手演员也学到了很多。我主要会通过观察他们的表演去学习。”

  说起印象中比较深的戏,一场是他从地下储藏室里面冲出来,之后父亲和母亲激烈对峙的戏,荣梓杉说:“那场戏对我来说是整部戏的爆发点,悬疑剧一直都挺压抑,但终究会迎来一次大爆发,就像这一场,像爆了的气球一下子瘪了的感觉。拍这场戏我连续一周没睡好,所以印象格外深刻。”

  最后一顿晚饭的那场戏拍了两天,“一直拍到凌晨两点钟,大家没有丝毫困意,都是特别兴奋的状态。之前我拍哭戏一直没怎么遇到困难,但只有那一次没有达到想要的效果。所以,从那时候开始,我每次知道要拍需要爆发的感情戏,就可能提前一周晚上睡不好,这也是我现在需要改变的地方,我现在特别害怕这个事情。”如何拍哭戏,荣梓杉说自己没有确切的表演方法,“就是硬来,集中精力能达到那个效果就好,达不到也没办法,我自己没有什么捷径,也没有什么办法。”

  对于荣梓杉的演技,扮演姐姐的张子枫非常认可,“有一场戏是我在车里面和陌生男子对话,他趴在车窗外往里看,突然那么一下,我觉得弟弟身上有一种奇妙的能力,他的眼睛能穿透镜头。他不只是到镜头就停止了,而是透过镜头看到了我。要理解戏里的东西,对他当时的年龄来说是很复杂的,但是他完成得很好,一半是大家所说的那种天赋,他天生的感知能力很强,一半是他自己对角色的理解,我觉得还蛮厉害的。因为把这个故事理解并完整消化下来很不容易,我自己就是捋了很久才捋清楚。”

  受伤休养了三个多月

  拍《隐秘的角落》开始脚还有点跛

  为了《秘密访客》,荣梓杉临时学了弹钢琴和吹小号,“钢琴我连谱都不会看,就是靠肌肉记忆给弹下来的,水平也不怎么样。练小号练得我的嘴每天都肿,和香肠嘴一样。我吹小号的真实水平是很厉害的,可以把子枫姐吹笑场的那种。我觉得学小号太难了,我自己比较喜欢吉他。”

  除了学习新技能,荣梓杉还在拍摄《秘密访客》时受了伤,“是在青岛补拍的时候发生的,我伤的位置和我演的角色伤的位置一模一样,也是右腿。那场戏大家都是素人,都是第一次接受表演,为了要演出我们惊慌失措的表情,没有喊action,摄像机就一下子刷下来了,我的脚还在轨道上面,就被砸到了。养伤养了三个多月,三个月之后才做的手术,手术一个月后发现自己已经不会走路了,要重新学走路,那个时候我1米68,只有80斤,当时真的特别瘦,因为太痛了饭也吃不下,晚上疼得觉也睡不着。钢板还没拆的时候就去拍了《隐秘的角落》,所以大家细心看的话,我有一些走路的片段还有一点跛,但是当时比较小,就是干啥啥都不怕,特别勇敢,自从受了伤之后,我现在啥也不敢干了。”

  有趣的是,荣梓杉受伤休养的三个月,身高却从1米62、63蹿到了1米68,“《隐秘的角落》拍完我应该有1米7了,我主要是喝牛奶和打篮球。陈思诚导演的《外太空的莫扎特》定我时,我是1米75,开始拍时我是1米78,杀青结束我是1米80,现在1米82。”

  想演些不是纯搞笑的喜剧类角色

  《秘密访客》里说“家是港湾,也是牢笼”,对于荣梓杉来说,家肯定不是牢笼,“因为对我来讲,家更像是一个港湾,很自由,可以从港口游到别的地方去,在自己不开心、难过、害怕的时候,最后还是想回到港湾。我自己的家就很温情,一家人有说有笑,是特别自由和放松的状态,而在《秘密访客》这个家里面,像制定了家庭法律一样,每天作息、吃饭都会被安排好,很不自由,一直都是很压抑的状态,我觉得在这样的家里是很累的。”

  《秘密访客》是一部令人感到压抑的电影,荣梓杉说最快乐的时候就是和子枫姐在一起玩,“我和子枫姐在一个休息室,我当时特别喜欢吃棉花糖,会烤一大包棉花糖和子枫姐、子枫姐的妈妈一起分享。”

  那时候的荣梓杉还喜欢鞋,“我经常在纸上画鞋,然后说子枫姐这是给你设计的。我现在想觉得那时候好幼稚,而且他们可能觉得根本就不好看,但还是非常给我面子。”

  评价起另外几位合作的演员,荣梓杉说在拍《秘密访客》的时候,正在播段奕宏老师主演的《暴雪将至》,“看完电影后我就在现场观察他,发觉他表演很有自己的风格,他和我的偶像黄渤老师一样,都特别有魅力。郭富城老师是四大天王之一,我觉得他是一个特别严肃、特别帅气、特别有男人味的演员,但是在现场他特别可爱,是一个有童心的演员。有时候他会做一些比较幼稚的事情,和我差不多大的感觉。我跟郭富城老师会玩一个手夹手的游戏,就是我们小孩子当时常玩的。在拍戏等待的间隙,郭富城老师和我一起玩了有十分钟,我就觉得郭富城老师好可爱啊,会陪我玩这么久的游戏,也没有感到枯燥。我夹完他之后,他就说‘你来我夹’,导演听到就说‘这个(当电影)名字不错诶,《你来我家》’。”

  《隐秘的角落》和《秘密访客》,荣梓杉演的都是比较阴郁的角色,问及是否考虑有所改变,荣梓杉说:“是否延续这一类角色都没有关系,但我希望去拍一些反差比较大,喜剧一些的角色,我想要证明自己,不仅仅是这类角色,其他角色也可以演得像汪楚祺,像朱朝阳一样好。我自己挺想拍轻喜剧的,不是纯搞笑的那种作品,有科幻的内容在里面,也有喜剧的成分,但这种类型的电影、电视剧还挺难找的。我和子枫姐都是在现实生活中和演的角色相差很大,作品中我们都比较阴郁,但是,现实生活中我们都比较开朗活泼,就像我的好哥们史彭元(《隐秘的角落》中严良的扮演者),他在作品中都比较狂野、比较糙,但在现实生活中则比较冷静内向。”

  荣梓杉今年刚15岁,问他是否将来打算报考表演专业,荣梓杉表示还在考虑中:“我以前合作过的很多老师比如颂文老师、子枫姐都是北电毕业的,他们也推荐我,我自己也希望按演员这个方向规划,后来又合作了很多老师是中戏毕业的,也特别优秀。我自己也还在考虑,因为我看自己小时候演的电影,觉得确实没有经过专业表演训练,有一些演得还是不够好,问题最大的是台词,我觉得我需要好好加强一下。”

  文/记者 张嘉 供图/田庆欣

编辑:陈梦伊

我来说两句 0条评论 0人参与,

##########
    <fieldset id='vRT'><center></center></fieldset><center id='HNde'><i></i></center>
    <l></l>
    <person id='foLftwY'><basefont></basefont></person>
    <caption></caption>
    <cite id='SPFMJkFb'><abbr></abbr></cite>
    <ins id='Rd'><option></option></ins><address id='gZJhqRs'><blink></blink></address><person id='LbjRLiQx'><big></big></person>
    <listing id='lKbw'><em></em></listing><kbd id='Ofy'><l></l></kbd>